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9年
当前位置:诚信在线 > 旅游资讯 >

民营景区破产潮,来了

2019-07-09 主编:诚信在线 点击次数 :

  ◆大乳山 “人设”,崩了

  又一家4A景区“挂”了。

  作为威海市的招牌,大乳山景区近期正式宣告破产重整。

  6月21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山东乳山维多利亚海湾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预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显示,因维多利亚公司(大乳山景区)不能偿还到期债务,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8年11月20日做出民事裁定,受理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债务人的债务总额为18.67亿元 。

  刘新利押宝失策了。

  这位维多利亚公司的前任董事长,曾凭借一手的高级园林工程技艺,获得“五一”劳动奖章和“影响山东60风云人物”。他大概真没想到,自己一手开发的4A级景区有破产的那一天。

  2003年,威海市委领导找到刘新利,提出打造“千公里幸福海岸线”的想法,两边一拍即合。“下海”前的刘新利,曾在济南多家公园和植物园担任主任,打造过4A景区“济南红叶谷”和5A级“南山文化旅游区”,在当地名动一时。

  对于这次“幸福海岸线”的打造,他看中了大乳山。寸草不生的山头,单薄的风化岩,当地政府领导说“怎么选在了这种地方?荒山烂滩!”刘新利说:“不咧,山、海、摊、湾,这里的小气候小环境绝对独一无二。”

  项目一开始就不是省心的买卖。2005年大乳山项目正式开建,计划投资30亿元,景区规划总面积60平方公里,规划乳山湾旅游风情镇、母爱文化片区、海洋公园片区、幸福休闲片区等五大片区。刘新利开发团队提水进深山、人工造梯田,8年间种了1800万颗桥灌木,愣是人工造出一套生态。

  期间资金问题一直很难。“太难了!治理盐碱滩是大量的投资,还不能形成固定资产,一度让项目资金陷入恶性循环。”刘新利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这不是我设计失误,是大股东不信守诺言,明里说自己是搞旅游的,暗里人家是来搞房地产。我不排斥搞符合景区发展的康养、旅游地产,但要是像城市地产一样,专挑好的地皮盖房卖,那不行。”

  后来奔着盈利而来的大股东都跑了,小股东刘新利留了下来。融资变得越来遇难,维多利亚公司开始大量举债,多数是民间贷款。即便如此,有知情人士透露,大乳山景区实际投入约16亿元,仅为当初计划投资金额的一半。

  刘新利一直坚持打造一片“净土”,觉得只要景区建起来,口碑造出来,后期慢慢能够实现营收。

  2008年大乳山景区开始对外开放,在外人看来极度光鲜:联通青岛、烟台、威海三城交界,30多公里的海岸线,含铁氧化物的银黑色海滩,荒山造林的情怀……项目获得 “中国十佳休闲圣地” “国际生态旅游示范基地” “山东省十大齐鲁文化新地标”一堆荣誉。

  鲜少有人质疑过大乳山景区的盈利能力,直到2016年维多利亚公司申请挂牌新三板。公告显示,该年公司一季度业收入为297.05万元,净利润为-897.47万元;另有不少员工在网络上爆料求助,称大乳山景区已经拖欠员工工资十来个月。

  

民营景区破产潮,来了

▲图片源于《山东乳山维多利亚海湾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拟破产财产的清算价值资产评估报告》

  也几乎从2016年开始,维多利亚公司的营收开始断崖式下跌,据利得清算事务有限公司针对其公布的《拟破产财产的清算价值资产评估报告》显示,维多利亚公司在2016—2018年(截至该年11月20日)的营业收入依次为10731.40万元、2348.08万元、73.63万元,净利润依次为-7964.70万元、-19510.48万元、-40518.90万元。

  持续亏空的背后,维多利亚公司面临着一堆借贷官司。临到乳山市人民法院立案清算之际,公司仍有未结执行案件13件。

  据近期公示的《山东乳山维多利亚海湾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预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显示,公司经初步审计的账面资产价值为 16 亿元,资产的清算评估价值为 10.43 亿元。如何卸下18.67亿元的债务,还看接下来寻得怎样的投资人接盘重整。

  ◆破产潮,来了

  大乳山不是唯一一家业绩崩塌的景区。登高跌重之下,“5A”“4A”之名是光环也是魔咒。更多有头有脸的景区拍成一排,宣告自己的经济危机。

  2017年7月,洛阳龙潭峡谷获“首破”封号,成为国内首家破产的5A景区。截至2019年1月,连本带息,管理人收到8.22亿债权申报。破产原因为公司大肆民间贷款,用于景区开发建设,致使公司背上高额负债,直到掌门人陈健林骤然离世,引发债主集体申报债权。

  2017年12月,经历停业整顿两年、被摘牌“4A”后,投资16亿打造而来的重庆龙门阵景区,申请破产重整。龙门阵景区曾大量引入民间借贷,最终滚出9.7亿的负债雪球。

  2018年5月,“明星公园”成都秀丽东方,园内商业街被拆除叫停。自2017年宣布免门票以来,秀丽东方成为了成都百万级以上游客的重要场景,主要依靠商业运营收回资本。由于建设用地一直没有或政府批复,园区决定把商业街“搞起来再说”,导致了6亿元投资付之东流。有业内人士评价秀丽东方的营收空间变小,已然“凉凉”。

  2018年10月,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南京水魔方,公开进行破产重整并招募投资人。管理人员称破产原因为大股东抽调资金转投其他项目;另外,南京水魔方对外背负约3亿元的直接债权,以及近9亿元为20多家关联方的担保债权,也成为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

  2018年11月,因欠款9354万元拒不执行,4A级原始森林景区南召宝天曼,登上失信催收名单。

  此外,近两年来,围绕5A景区天山大峡谷经营权的归属问题,乌鲁木齐天山大峡谷景区集团有限公司与当地县政府僵持不下,天山大峡谷还贷吃紧。被拿走门票收费权的公司负责人表示,单靠景区区间车与二消收入,不足以支付1亿元的贷款利息。“每年利息800万之多,去年还本金500万,今年还要还2500万。两年来企业一直在变卖资产和借款还贷。”

  ……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目前,上述倒地的景区运营商已大多申请重整,他们带着投资人招募公告,近月来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大乳山、龙潭峡谷等早已“传位”,由少东家接管;多数涉事景区仍在挣扎运营,试图为企业重整和资产估值加把劲。

  接盘与复盘之间,事情远远没完。

  ◆破产景区,哪儿病了?

  同病相怜的景区, 到底“病”在哪儿?

  重金投入。

  不计代价地投资扩建,一批景区被捧上高位。资金断裂后,哗啦啦倒地一片。

  上述景区无一例外是民营资本背景,但坚信“做大做强”是唯一出路。

  其中大乳山与龙潭峡谷,是花重金造光环的典型。前者在开发建设上统共投入16亿,后者每次也动辄上亿,两家企业都掏空了底。

  好盘活的景区资源不会轻易剩给他们,项目一开始就是“困难模式”。大乳山是旁人眼里的“荒山烂摊”;龙潭峡谷稍好,由于改制前是国企景区,陈健林接管时,“有两间卖票的小房子、几条不像样的栈道”。

  两家景区吭哧吭哧地开发建设,一心搞出名堂。终于大乳山变身“国际生态旅游示范基地”,龙潭峡谷被册封“世界地质公园”。期间龙潭峡谷同时斥资开发临近的紫荆仙山,雄心勃勃打造自己的姊妹景区。

  他们 logo下最终多出了好几个“A”,背后也散尽了银子。

  然而在重资产、长周期的业态环境下,他们高估了自己的回本能力。

  债台高筑。

  薄弱的经济实力与厚重的理想,让这批景区纷纷寄希望于外部资本。

  但靠谱的融资难,身处资本市场鄙视链底端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在债券融资、股权融资、信用贷款的道路上走得费劲。他们转向投靠民间借贷,也为后期的资金链断裂埋下了雷。

(责任编辑:诚信在线企业邮局5858,欢迎转载!)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 民营景区破产潮,来了
    作为威海市的招牌,大乳山景区近期正式宣告破产重整。 6月21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
    民营景区破产潮,来了
  • 黄石天空之城景区开通
    湖北新闻网,湖北新闻,湖北要闻,湖北图片,图片新闻,专题新闻,荆楚各地,新农村,社会法制...
    黄石天空之城景区开通旅游专线直通车
  • 万州再添一国家3A级旅
    3日,笔者了解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旅...
    万州再添一国家3A级旅游景区
  • 九寨沟景区有望今年启
    九寨沟景区有望今年启动试营业,原标题:九寨沟景区有望今年启动试营业 目前景区修复工...
    九寨沟景区有望今年启动试营业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